中小学生的“参赛江湖”
(2021-12-02)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21脛锚12脭脗02脠脮> > 总第127期 > 01 > 新闻内容

近年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关于中小学生拼爹式参赛的新闻就会出现在公众视野。由此,也总会引发一波舆论热潮。

法治周末记者在梳理、调查中发现,拼爹式参赛屡见不鲜的背后,是一个中小学生的参赛江湖。在这个江湖中,有焦虑的家长、被动的学生、阵容豪华的培训机构辅导师资,以及五花八门的竞赛、网间代做”“定制参赛作品的生意……

竞赛原本是为了促进教育,但参赛江湖所映出的现实,却让人不禁为教育忧心。这样一个参赛江湖还将存续多久?如何让制度为中小学生竞赛的意义与价值、公平与公正保驾护航?这些,亦是本期报道所关注的问题。

法治周末记者 郑超

近日,一张包含近200项赛事的小学升学奖项榜单在家长群中流传。按照含金量的不同,每项赛事后标注了一到五颗星。据该榜单统计,这些中小学生竞赛分为语文、数学、英语、校内、科创、体育、才艺等类别。

其中,科创类(包括编程类)的竞赛获评五星数最多。

就在今年9月,教育部发布通知,确定了20212022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36项全国性竞赛活动。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竞赛管理工作,引导学生和家长坚决不参加名单以外违规举办的竞赛活动,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外负担

36项赛事,被许多媒体解读为教育部白名单

而上述小学升学奖项榜单涵盖的近200项赛事,远远超出了白名单的范围。

有家长表示,就很多赛事而言,只有进入相应的培训机构才有了解该项竞赛的渠道。也有家长在网上留言补充,名单并不全面,还有些赛事没有上榜。

反正(这些奖)有比没有强。哪怕再的奖,起码也代表爹妈和娃都积极向上,全方面渴望进步。一位密切关注升学政策的家长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那些可以直通名校的竞赛

上海家长刘思阳(化名)让儿子学习编程的目的十分明确:在小学升初中(小升初)时择校。据他了解,在上海,小学五六年级时拿CSP-S(提高级)一等奖的学生,会被初中名校疯抢,电话都被打爆’”

据了解,CSP是由中国计算机学会举办的软件能力认证标准赛事。在信息学这条赛道上,中小学生必须先通过这项竞赛,才能参加全国中学生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以下简称信奥赛)。该赛事由计算机学会统一命题,组织考试。

根据中国计算机学会官方介绍,CSP-J(入门级)和CSP-S是评价计算机非专业人士算法和编程能力的活动。CSP-J/S成绩优异者,可参加信奥赛的省级选拔,省级选拔成绩优异者则可参加全国赛。

取得CSP提高级一等奖,是刘思阳给上五年级的儿子设下的目标。

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孩子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编程,目前已经拿过一些相关证书。孩子校内成绩也很优秀,考试时经常拿到全优。但这些校内成绩在刘思阳眼里是没什么用的,他觉得只有CSP才是检验标准

刘思阳同意一些家长间的共识:学信奥的要求比奥数还高,拿奖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学奥数即使没有得奖,将来对高考也有些帮助,而学了信奥不得奖对中高考而言就是没用的

因此,走上信奥这条路要谨慎。从某种程度上,CSP很坑的。刘思阳说。

教育部白名单上,自然科学素养类赛事占20项。其中,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等多项赛事明确与人工智能、计算机编程挂钩。

刘思阳发现,双减政策出台后,来机构学编程的孩子逐渐多了起来。他的孩子所在的机构班级群,经常有新生加入。

据他分析,学而思停止学科类校外培训后,那么多的奥数牛娃肯定要找出路,信奥就是唯一的出口。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信息学是唯一被教育部保留下来的,可以直通名校的竞赛

采访中,有信奥培训机构给法治周末记者报出的培训费价格不菲:小升初要走科技特长生择校这条路,每年花费在10万元到20万元之间。该机构工作人员直言,信息学编程是让小学生提前学大学里的东西,这些知识只能生吞,在小学阶段不可能完全消化

据报道,双减政策发布后,学科类教育公司纷纷转型布局素质教育,少儿编程教育成为素质教育中最火热的行业之一。一份《2021少儿编程教育行业报告》显示:截至20213月,少儿编程赛道近10年间总披露融资额近70亿元人民币。

不久前,刘思阳给孩子购置了专门学编程用的笔记本电脑。现在,孩子的课余时间全都用来刷题。刘思阳计划着,寒假要再报一个班

饱受争议的科创大赛

相对于仍比较小众的信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以下简称科创大赛)则具有广泛的活动基础。据科创大赛官网介绍,从基层学校到全国大赛,每年约有1000万名青少年参加不同层次的活动

然而,近年来,科创大赛饱受质疑,多起获奖作品被曝造假。前不久,就有报道指出儿子发明和父亲研究高度相似学术拼爹一词由此而来。

在科创大赛官网,法治周末记者看到了一份关于撤销《C10orf67在结直肠癌发生发展中的功能与机制研究》奖项的通报。

通报称,由于项目违反了竞赛规则中项目研究报告必须是作者本人撰写的规定,根据大赛规则,决定撤销该项目第34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三等奖,收回奖牌和证书

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科创大赛涵盖的范围广泛,也没有官方指定的统一培训机构。

上述业内人士还表示:有的实验过程很简单,电脑能自动生成结果。这样的过程,只要有人辅导,任何选手都能够完成,生成的结果只要适当培训,任何人都能写出一个像样的报告。而这种项目的真正难度在于样品的制备以及实验的背景科学知识,这是有的选手不具备的。

有网友发文尖锐指出:大赛该面临深刻整改和反思了,一系列的翻车丑闻让科创大赛狼狈不堪。在他看来,大赛的价值要肯定,但是大赛的举办形式和机制都要重新思考。

代做”“定制参赛作品生意仍不鲜见

近日,法治周末记者以学生家长的名义向一家专门做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培训的机构进行咨询。

该机构工作人员透露,辅导由3位老师进行主导师帮助孩子做专业知识的补充,教练带着孩子进行报告的完成,中间包含11的辅导,最后由助教来进行答疑

当记者问到辅导老师的背景时,她介绍,主导师是国内清北上交复旦的教授;教练是海外或国内博士、博士后;助教也是研究生等级

谈及辅导费用,该工作人员表示:小学四年级的孩子做项目,需要40课时,费用为49800元。她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目前,我们这里的学员都拿到了市级的(奖项),明年3月会进行全国赛市级奖项在小升初择校时已经够用了

值得一提的是,20207月,法治周末记者曾以《小学生科创比赛利益链调查:淘宝店售卖参赛产品》为题,报道了代做”“定制参赛作品的灰色生意。

时隔一年多,法治周末记者调查发现,在淘宝网,仍然不难找到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的相关产品,且相关宣传资料中不乏代做”“定制等字眼。

家长的焦虑大多由机构炒作引发

那些没钱买学区房或者是没有关系进名校的家长们,会觉得竞赛是唯一可以走通的路。北京师范大学学业规划研究中心主任杨娟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分析。

双减政策出台不久,今年10月,我国首次就家庭教育进行专门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以下简称家庭教育促进法)将于202211日起施行。

杨娟指出,现在大多数家长觉得孩子学习上缺啥就得补啥’”,并没有意识到要提升孩子最基础的学习能力。家庭教育促进法的出台,正是为了让家庭教育跟上脚步,真正成为学校教育的补充。

杨娟认为,不让资本干预教育、叫停大部分课外班,似乎能够让孩子们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但其实也不太现实。这次国家专门对家庭教育立法,就是希望家长能够从底层解决孩子的学习方法和学习策略问题。

家长光有控制欲不行,还要有控制力。杨娟强调,学会如何去跟孩子进行对话,是家长不能逃脱的责任。

杨娟总结,中国教育有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拼资源,这个阶段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已经过去了。第二阶段是拼时间,以毛坦厂中学和衡水中学为代表。但今年毛坦厂中学这个原来最大的高考工厂爆冷,只出了一个清北生。这证明,拼时间的时代也过去了。

现阶段就要拼方法。关于脑科学的技术研究越来越多,当我们知道大脑是如何工作的,就可以按照大脑的工作方式,最科学、最高效地管理自己、管理时间,进行深度学习。 杨娟说。

在杨娟看来,小学时就参加很多补习班,对孩子未来的发展不利。据她观察,有些中学生就是因为在小学阶段一直被安排,周一到周五包括周末都有兴趣班,因此不会自我安排。这些学生到中学以后成绩往往开始下降。

去年起,自主招生落幕,强基计划登场。强基计划只认五大奥赛。原来是只要拿到省级二等奖,就可以走自主招生,自从改为强基计划,至少要拿到全省一等奖。杨娟在调查中发现,高中时打比赛的学生数量明显变少了。

在她看来,目前大多数家长的焦虑是被机构炒作出来的。通过强基计划进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也成了一些培训机构的宣传话语。

水涨船高。杨娟说,现在,家长不满足于孩子上普通高校,都想让孩子上知名大学。她直言,国家目前的政策是缩减竞赛,而目前大部分的竞赛是很多机构为了生存、为了利润在举办的。

监管机制被指依然存在不足

首都师范大学法律系助理教授、北京市法学会教育法学研究会理事安丽娜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早在2018年,为了进一步建立规范管理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长效机制,教育部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办法》特别强调竞赛以及竞赛产生的结果不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的依据

安丽娜表示,《办法》的公布实施取得了一定成效,而后续出现的被广泛关注的竞赛获奖作品造假”“家长过度参与等中小学生竞赛活动乱象,折射出目前的监管机制依然存在不足。

20207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进一步强化对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的监管举措。

由此,上述《办法》与《通知》成了目前对于中小学生全国性竞赛活动的主要依据,也构建了中小学生全国性竞赛活动的基础监管制度。

安丽娜认为,强化中小学生全国性竞赛活动的监管是扭转竞赛功利性、尊重教育规律的需要,是全面推行素质教育、发挥竞赛育人功能的需要,更是保障竞赛活动权威性和公信力、维护教育公平的需要。

她进一步指出,针对中小学生全国性竞赛活动中存在的问题,监管机制还应加以完善:如在白名单动态管理的基础上,强化过程控制。

《办法》确立了清单制度+动态调整的监管方式,意味着只有在每年由教育部公布的清单中纳入的竞赛活动才是合法可以举办的竞赛活动。但白名单制度功能只局限于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对于每年可举行竞赛活动范围与类型的划定,而缺失对于竞赛活动过程的监管。

安丽娜建议,未来的监管着力点应当要求强化白名单内竞赛活动的全过程监管。如要求主办方完善竞赛活动评审办法、评审标准,健全异议处理机制、监督机制,强化竞赛活动主办方的信息公开义务,将参赛者的资格、能力及参赛获奖作品进行必要的公示。

此外,她还建议积极引导各类协会、学会等行业组织积极开展竞赛活动领域的行业自律制度建设,推动各类行业组织积极研究制定赛事活动的办赛规则、办赛指南、参赛指引等内容,引导竞赛活动良性发展。

更要严格执法,全面落实《办法》中对于竞赛主办方、承办方、地方教育部门与各类教育机构的责任,监管部门应完善相应的工作机制,依法开展日常检查,对于上述责任主体的违规行为及时进行查处与惩戒。

除强化监管机制与监管力度外,监管部门还应强化国家对于竞赛活动监管政策的宣传,引导家长正确、理性地对待竞赛活动,促进政府、社会、家庭共同构建的良好教育生态的形成,安丽娜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