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董制度站在十字路口
(2021-11-25)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21脛锚11脭脗25脠脮> > 总第126期 > 05 > 新闻内容

“受康美案影响,部分独立董事或许会发现自己缺乏履职的能力和条件,且该案独立董事承担的民事责任远高于收益,预计会有更多的独立董事辞职,也反映出独董的权利意识、责任意识、风险意识在觉醒”

视觉中国

法治周末记者 仇飞

近日,康美药业虚假陈述案(以下简称康美案)一审宣判,5名康美药业的时任独立董事均被判承担上亿元的连带赔偿责任。

作为新证券法实施后我国首例适用特别代表人诉讼程序审理的案件,康美案是迄今为止法院审理的原告人数最多、赔偿金额最高的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

多家公司独董为何离职

1120日,“上市公司独董惊现辞职潮”登上微博热搜。尽管该话题页没过多久便“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未予显示”,但“多位大学教授连夜辞任独董”“康美案引发独董辞职潮”等多个相关话题目前仍在微博上被广泛讨论。

有网友评论说,“巨额赔偿,吓跑了独董”;也有网友认为,一夜之间独董从“肥差”变成了“高危职业”。

公开资料显示,从康美案一审宣判的1112日至今,已有超过2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逾25名独董的辞职公告,这些独董多为个人原因辞职,少数是因为任期届满或拟受聘为上市公司的其他岗位。

事实上,这并非A股市场首次出现独董“扎堆”离职。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201310月,中组部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要求各地限期对党政领导干部违规在企业兼职(任职)进行清理,此后的几个月内,大批官员独董离职;201511月,教育部下发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开展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情况专项检查的通知》,不少高校独董应声辞职;202031日,新证券法实施,对独立董事履职提出更为严格的要求,据相关媒体统计,该法实施后的5个月内,沪深两市就发布了近800份独董离职公告。

在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看来,受康美案影响,部分独立董事或许会发现自己缺乏履职的能力和条件,且该案独立董事承担的民事责任远高于收益,“预计会有更多的独立董事辞职,也反映出独董的权利意识、责任意识、风险意识在觉醒”。

而独董“一走了之”的做法也引发了一些上市公司的不满。1122日,开山股份的控股股东开山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官方声明称,1118日,开山股份独立董事史习民在“康美药业”事件一审判决公布后,以个人原因向公司提交辞去独立董事职务的报告后,给公司造成了极大负面影响,给投资者带来了损失。

独董多涉证券虚假陈述纠纷

独董辞职就能独善其身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其对于已经“签过的字”仍要负责。

在康美案中,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康美药业在上市公司年度报告和半年度报告中进行虚假陈述,造成了证券投资者投资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其中,独立董事江镇平、李定安、张弘3人在康美药业2016年、2017年年报和2018年半年报签字,被判承担10%的连带赔偿责任;郭崇慧、张平则因只在康美药业2018年半年报中签字,被判承担5%的连带赔偿责任。

而证券虚假陈述,也成为近年来独董违法违规的重灾区。1121日,法治周末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独立董事”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相关裁判文书中涉“虚假陈述”的有1123件,涉赔偿责任的有514件。

“目前,证券虚假陈述案件投资者起诉要求独立董事对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案件日益增多。”北京一轩律师事务所主任荆君望指出,特别是76日,中办国办印发《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取消了因虚假陈述引发民事赔偿的诉讼前置程序,这类案件会越来越多,独董的履职风险也会越来越大。

记者梳理证券监管部门对独立董事的行政处罚案例发现,在涉及虚假陈述的信息披露违法类案件中,独董均因未尽勤勉义务在公司定期报告中签字被罚。

“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责任认定适用的是过错推定原则,通常会以独董签字作为认定责任予以处罚的标准和依据。”荆君望说道,独董需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上市公司虚假陈述中无过错才能免受处罚。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独董很多都是兼职,对其是否尽到勤勉义务的审查标准应当低于公司内部董事。

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最高人民法院正着手修改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司法解释,对于独立董事的责任厘清也会有进一步的细化规定。

独董生态重塑

“康美案也反映出独董制度的设计存在问题,现在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刘俊海说。

2001年,证监会发布《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作为“对上市公司及全体股东负有诚信与勤勉义务”的独立董事登场。

尽管独立董事制度已走过20年的发展历程,但有关“独董不独”“独董不懂”“花瓶独董”的评论不绝于耳。

实践中,很多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希望独董扮演“自己人”的角色,独董很难起到代表中小股东监督上市公司、大股东和管理层的作用,也背离了独董制度设计的初衷。

“此次康美案对独董的处罚,再次唤醒了我们对于独董责任的重视。不过,相比于‘追责’更重要的是,通过对独董制度权、责、利生态的全面重塑,解决中国独董制度的困境。”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田轩在其评论文章中指出。

田轩建议,首先,重塑独董的独立性。从部分海外经验看,很多独董都不在公司领取薪酬,且遴选是通过独立的第三方机构进行,这建立了独董“独立”的根基;其次,责任与保护并存。未来我们或许可以从规避风险的角度为独董勤勉履职提供更多的保障,如通过支持鼓励保险公司开发独董险,运用市场逻辑,在构筑独立第三方独董市场化评价体系的同时,促进独董职业的标准化和规范化,提高独董勤勉尽职的能力;第三,建立声誉评价体系,加大对独董的负向激励。可以通过建立独董市场负面清单和准入制度,一旦独董因个人原因导致所在的公司破产或涉嫌违法违规,他将面临个人声誉的重大损失,甚至将面临终身禁入资本市场的重大处罚。

谈及董责险,荆君望认为,董责险在我国发展比较缓慢,专业化程度较高,保险人开展A股董责险业务之前须在承保与理赔的条款设计上下功夫。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