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国版“挟尸要价”,讼师鼻祖这样化解
(2021-04-08)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21脛锚04脭脗08脠脮> > 总第94期 > 12 > 新闻内容

夏芒

  私塾作为旧时民间的私立学校,在中国有着很古老的历史。《礼记·学记》追述周代学制:“古之教者,家有塾、党有庠、术有序、国有学。”东汉经学家郑玄考证,其中的塾,大多是些“仕焉而已”、离职还乡的官员“归教于闾里”而创办。春秋末年,儒家“先圣”孔子设坛传道,那所培养出三千弟子、七十二贤人的私学,即堪称史上著名的私塾。

  自西汉独尊儒术,两千多年里,私塾讲授的主要为儒家经籍,无论为蒙童开办的学前班,还是为举子开办的辅导班,各种私塾数量、作用远超各级官学。然而这期间,也并非所有私塾都只教儒学,翻查史料,偶尔也能发现其中另类者。比如,南宋周密《癸辛杂识续集》记载:“江西人好讼,是以有簪笔之讥,往往有开讼学以教人者。”

  周密说的讼学,是一种专门教习诉之法的私学。这种私人讲肆,据说课堂气氛还很活跃,主讲者以“甲乙对答”的方式,传授公堂讼辩中的各类“哗讦之语”,学徒甚众,“从之者常数百人”。周密还说,“又闻括(括州,也即处州,今属浙江丽水)之松阳有所谓业嘴社者”,这种“业嘴社”顾名思义“亦专以辩捷给利口为能”,主要也是训练人们在讼辩中如何伶牙俐齿,以所谓掷地有声的“琤琤”之言压倒对手。

  讼学作为一种法律类私塾,之所以较早出现在南方,确与那里民间的“好讼”之风不无关系。江南一带人口稠密、经济发达,经营往来频繁,人际法律关系复杂。这样的地域特色和社会基础,促使百姓诉讼意识萌醒,民间讼学应运而生。而此种状况见于江南,其实也不应归为南宋时划江而治的结果,因为早在北宋前期,沈括的书中对此就已有记载。

  沈括不仅仅是位科学家,他早年先后以父荫及科举两次入仕,都曾担任过州县的主簿或刑狱主官;及其晚年归隐梦溪,地点也都在江南,所以对上述情况自然不乏知晓和关注。在其跨学科著述《梦溪笔谈》中,即有“世传江西人好讼”的明确记述。

  沈括笔下并无“讼学”一词,但却提到在当时的江西一带,诉讼内容的教学已渗透到一些村校。那里流传一本名叫《邓思贤》的书籍,里面所讲“皆讼牒法也”。邓思贤其人颇谙刀笔词讼之法,留下很多这方面的经验和技巧,后来“人传其术,遂以之名书”,有人总结了他发明或使用过的套路,编印成书,用他的名字命名。

  这样一本讲述讼牒之法的书,竟被当成有关应用文体的教材,“村校中往往以授生徒”。大约是因为科举之路毕竟如万人过独木桥,成材率极低,不能孤注一掷,只讲儒学经籍。出于培养多数生徒生存技能的考虑,这样的教学安排,倒也不失为一种较为实际的明智之举。

  其实,追本溯源,私塾一开始也并非为讲授儒家学说而专设;而以传习法律知识和诉辩技巧为主要内容的私塾,甚至比灌输儒家学说的“塾”“庠”“序”“学”等主流教学机构起源更早。因为它的创始人,就是与孔子同处诸子百家时代,年龄也与孔子相差无几的春秋思想大家——邓析。

  邓析(公元前545-501年)生活在春秋末期的郑国,是“名辨之学”的倡始人。据《吕氏春秋·离谓》载,邓析在郑国经常聚众讲学,传授法律知识,教人诉讼,“学讼者不可胜数”。

  与孔子讲学收取“束脩”(十条干肉)作为学费不太一样,邓析在郑国讲课,收取的学费则是衣物。邓析还专门“与民之有讼者约”,给某些涉讼当事人开设以“小班”,单独讲授,并根据案情轻重,加收“大狱一衣,小狱襦裤”的报酬。

  对比讲课内容和质量,无论南宋周密记述的讼学,还是北宋沈括记述的村校,其所授词讼之法,内容大可归于奇技淫巧,而且实则都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法。而邓析老师讲课却是认真和严谨的,并且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准。

  邓析是诸子百家中“名家”的宗师,他擅长辩论,提出“两可说”,由同一事实可推导出两种相反的结论,因而也被误解为“以非为是,以是为非,是非无度”的诡辩术。

  实际上,名家注重辩论“名”与“实”之间的关系,以逻辑原理来分析事物,具有一种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较为罕见、又十分可贵的学术品质。名家传诸后世的一些公案,比如惠施的“鱼乐之辩”、公孙龙的“白马之辩”等,都是著名的逻辑学案例,闪烁着奇诡精妙的思辨色彩。

  除“学讼者不可胜数”的开坛授课之外,邓析一对一辅导的“小灶课”,讲得更是精彩。

  据记载,郑国洧水泛滥,某富人家有溺死者,尸体被他人捞得。富人前往赎尸,得尸者开口要价“求金甚多”。富人请教邓析,邓析说:尸体留之无用,且存放不易,对方早晚一定会降价,不妨“安之”以待。

  见富人不再上门求尸,得尸者心虚,也来讨教。邓析又说:尸体只此一具,不像其他商品家家有售,尸主“必无所更买”,早晚一定还会登门来赎,亦不妨“安之”以待。

  邓析的同一方案却完美适用于纠纷两方,逻辑推理都堪称天衣无缝。其意,无非诱导当事人通过对峙,从中知己知彼,达成妥协;也深刻喻示了人际往来与纷争中普遍存在的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

  邓析被后世讼师奉为鼻祖,所著《邓析子》流传至今。需要指出的是,清纂《四库全书》将此著归入子部法家类,其实并不恰当。因为正如荀子所言,邓析不仅“不法先王,不是礼义”而遭到儒家反对。由于其学说尚辩而“甚察”,且有较浓的民本思想色彩,也必然不被主张愚民统治的法家所容。《吕氏春秋》说邓析为子产所戮,亦是辅证。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