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的“初心”
(2020-03-26)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20脛锚03脭脗26脠脮> > 总第43期 > 15 > 新闻内容

  董彦斌

  法学学者

  子游问孝,孔子回答了“能敬”。子夏问孝,孔子回答了微笑。能敬与能养,这是百合花和面包、月亮和六便士的关系

  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年轻的弟子子游问孝,孔子回答说:大家都说以物质的方式赡养父母就好了,可是,你养犬马也在养啊。你怎么可以不对父母怀着敬意?想想你是怎么养犬马的?

  优秀的弟子子夏问孝,孔子回答说:你要能常常对父母微笑。其实,学生对老师也是这样,老师有事,学生帮老师办了;学生有好酒好菜,就来宴请先生。你觉得这是不是就是你理解的孝?

  从这两句话中来提炼:子游问孝,孔子回答了“能敬”,即不是能养,而是能敬。子夏问孝,孔子回答了微笑,即不是办事和请客,而是常常待以微笑。

  能敬与能养,这是百合花和面包、月亮和六便士的关系。著名哲学家徐梵澄先生曾经讲过一个故事,大意是如果有两枚硬币,用来买什么?甲回答买面包,乙回答买百合花,另一人回答,一枚硬币买面包,另一枚买百合花。敬是一朵百合花,养是面包。孔子以能敬代替能养,并不是彻底以百合花代替了面包,而是让人看到百合花的重要。

  其实,徐梵澄先生提到百合花时,已经讲到了百合花的重要——只要不至于没有一口面包吃,只要不至于饿死在路上,就要有一份深情,有一腔热血,有一份关怀。孔子亦然。孔子绝非极端主义,孔子只是想用修辞的方式点醒年轻的、比孔子小了45岁的子游。孔子不可能主张父母不需要物质赡养,而是想说,心里真诚地有父母,真诚地敬爱父母,是真难得。能养和能敬不是水火不容、此消彼长,而是“既要又要”,而能敬又像是“更要”,在能敬和能养的合伙或组合当中,能敬是大股东。

  如果看不同的环境,应该说,在物质贫乏的社会,能养显得更重要些。其实,当儿子自己也饿着肚子时,能想到去养父母,想到快快把父母的碗填满,这本身就是感人的画面。张艾嘉有一首歌叫《一碗粥》:“从前有一个小男孩跟一个小女孩说:‘如果我只有一碗粥,一半我会给我的妈妈,另一半我就会给你’。从此,小女孩就爱上了小男孩。可是大人们都说:‘小孩子嘛,哪里懂得什么是爱?’后来,小女孩长大了,嫁给了别人。可是每次她想起了那碗粥,她还是觉得,那才是她一生中最真的爱。”是的,这碗粥,不管给男孩的妈妈,还是给小女孩,都是满满的真爱。所以,当此时也,能养就是能敬。能养就证明了最好的能敬。

  但是到了物质充裕的社会,能养,就容易变得像形式主义,能敬,才是被阳光照见的内心。假使是在春秋的贵族之家,自然不需要自己去端茶倒水,委派他人即可。当此时也,父母心中只有悲凉和失落。当我们想到孔子举的例子是能养犬马时,就知道了他指的恰好是这样的衣食富足的家庭。敬,不仅是孔子曾经讲过的“无违”,还在于感恩,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

  孔子又提到了“色难”,我们称之为“微笑难”。子女对父母微笑难吗?学生对老师微笑难吗?孔子又为何对子夏讲到了微笑?假使与生活场景联系起来,我们或许可以说,这里的微笑,与子女和学生的心态之成熟和豁达有关。在子女小时候,情绪化会较为严重,微笑不难,但是发脾气更容易,此之谓喜怒无常;在子女成长时,往往把轻愁表露给父母,此之谓成长烦恼;当子女走入社会,又往往把压力带来的脸色显示给父母,此之谓压力山大。当然,反过来说,父母也可能会这样对待孩子。

  总之,微笑看似容易,其实浅层的笑居多,恰似轻尘弱草。当此时也,孔子把微笑引入到孝的讨论当中,就是想提示大家避免情绪化,少一些无意义的不安;能抹去轻愁,能卸掉或担负一些压力。我总在想,孔子的这些说法,或许还是和他对自己父亲的思念有关。他人可以以微笑的方式对父亲尽孝,孔子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一旦家人离去,微笑就成为奢侈的不可能。孔子只好用师生类比父子,或许这里也略有苍茫的沧桑。但微笑还是主旋律。

  能敬和微笑,综合二者,这又是一种新的内外关系了。内在是尊敬和感恩,外在是微笑,这是孔子理解的孝的方式。二者皆亲切,又吻合常识和日常生活。有时,我们可以设想,孔子讲这些话,是品了一口酒,笑呵呵慢悠悠讲出来的,谈不上深思熟虑,学生们记录之,也是快乐的笔记。所以这句话里有“有酒食,先生馔”这种有点不着边际的话。这本身可以表明,孝的话题没有那么沉重,不是后世所谓“儒家化”的法典规定的那么刻板。微笑才是关键词。

  想起鲁迅在《狂人日记》里的话:“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白。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鲁迅此文所记,确乎狂人之语,这几句已表达其意,此外难以尽引。鲁迅说仁义道德表象的深处是吃人二字,可是,孔子的能敬和微笑,哪里吃人了?此非孔子和鲁迅的关公战秦琼吗?这个话题当然太大,但是,无论如何,问问孝的“初心”,在孔子这里,微笑是其一。由此,秦琼挑战关公,关公以微笑作了回答。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