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洛里亚·奥尔雷德的传奇人生
(2020-03-26)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20脛锚03脭脗26脠脮> > 总第43期 > 11 > 新闻内容

原题:从性暴力受害者到美国最著名的女律师

     格洛里亚·奥尔雷德的传奇人生

  有人说,奥尔雷德太疯狂了。但这位年近80的女律师回应说,自己会继续前行并战斗,“治愈伤口的最后一步就是用你的经历帮助别人”
 

  
美国当地时间3月11日,温斯坦性侵案宣判后,格洛里亚·奥尔雷德接受媒体采访。 资料图

  陈明利

  美国当地时间3月11日上午,纽约最高法院法官詹姆斯·伯克判决哈维·温斯坦服刑23年。

  温斯坦曾是美国好莱坞金牌制作人,其在电影圈中地位不言而喻。借助如此资本,他横行演艺圈,频频伸出黑手。由于被多名女子指控性侵和强奸,温斯坦于2018年5月在纽约被逮捕。

  “这就是正义的本相。”法官宣判后,格洛里亚·奥尔雷德(Gloria Allred)情绪激动地说。

  作为此案受害人的代理律师,奥尔雷德站在法院前向新闻界讲话,并宣读了受害者声明的一部分:“我并未对此事感到愤怒,我只是很悲伤,为自己感到悲伤,为被他伤害过的女性感到悲伤,我甚至为他感到悲伤。但是我在庭审中看到被告毫无悔意,拒不承认自己犯过的错,毫无意识自己对别人的伤害,这让我觉得他似乎觉得自己与所犯的罪行以及其对受害者的影响毫无关联。我只能希望法院的审判可以让他承认自己犯下的罪孽。”

  同时,奥尔雷德也发表了其个人观点:“老实说,我觉得这23年足够他去理解自己犯下的错误,不管他是否是真正的悔过。”

  镜头前的奥尔雷德表情凝重,发言干脆有力,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即将年满80岁的老人。

  女性权利思想的萌芽

  奥尔雷德生于1941年7月3日,是美国著名的女权律师,以受理经常引起热议的案件而闻名,尤其是那些涉及保护妇女权利的案件。她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工薪家庭,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在纽约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并在之后获得了洛杉矶洛约拉大学法学院的法学博士学位。

  在奥尔雷德出生的年代,几乎没有人谈论女性权利。奥尔雷德的母亲生于英国,是一名家庭主妇;父亲则是一名销售员,沉默寡言,很少谈论自己的事情。奥尔雷德的童年清贫而快乐。每日父亲离家时,都会将当天所需的开支交给妻子,这样奥尔雷德的母亲就可以去杂货店购置生活物资。日复一日,奥尔雷德就这样成长起来。

  成长过程中,有一件令奥尔雷德印象非常深刻的事。

  那天,父亲陪她出门,她想去看电影,顺便邀请父亲一起看。父亲说:“不用了,我不看。”奥尔雷德没多想,便自己去看完了那部电影。直到长大后,她才意识到不是父亲不想去看电影,而是他想为家庭生计省钱。

  多年后,奥尔雷德早就不记得电影的名字,但是父亲沉甸甸的爱却一直留在奥尔雷德心中。可能正是这样清贫却充满着爱的环境,养成了奥尔雷德要强、坚韧、爱打抱不平且敢为人先的性格。

  在那个大学生多为男性的时代,虽然家里的日子不富裕,但奥尔雷德想去读大学。当然,她为此非常苦恼,不知如何筹措学费。

  父亲知道后,淡淡地说道:“去吧。只要你能申请到学校,我就会供你读书。”有了父亲的支持,再加上自身的聪明才智和不懈努力,奥尔雷德顺利拿到了常春藤名校之一——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入学通知书。

  在宾大求学期间,93%的学生都是男性。奥尔雷德漂亮且外向,追求者甚多。在开学第一周,奥尔雷德遇到了她后来的第一任丈夫。于是,19岁的她怀孕了,并在20岁时生下了一名漂亮的女婴。

  婚后生活是幸福而平淡的。然而好景不长,奥尔雷德发现她的丈夫患上了双相情感障碍症,并且越来越严重——他开心时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抑郁时就会因为一点小事大发雷霆。小家庭的生活因此蒙上阴影,并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丈夫又一次因为小事大发脾气后,为了女儿的安全,奥尔雷德下定决心离开了他。

  离开第一任丈夫之后,要强的奥尔雷德没有找前夫索要赡养费。这意味着她必须得自己抚养女儿。为了养家糊口,她进入一所中学当老师。当时,她所有的学生都是男生。

  随后,为了进一步深造,奥尔雷德决定去纽约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在读期间,她对民权运动产生了极大兴趣,并努力地为美国非裔的权利而发声。那时,有位教授问了她影响其一生的问题——

  “奥尔雷德,你现在为美国非裔的权利努力发声,你为什么不为自己的权利发声呢?”

  “我自己的权利?我自己的什么权利呢?”她不解地问道。

  “女性权利!”教授回答。

  “女性有什么权利呢?”她追问道。

  教授说,你自己会找到的。

  教授的话在奥尔雷德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因着奥尔雷德的正义、要强、执著、勇敢、同理心的浇灌而最终长成了参天大树,对美国社会造成了巨大影响,不仅推动了女性权利的发展,还推动了少数族裔等群体权利的发展。

  为受害者冲在前线的斗士

  随着电视媒体的兴起,奥尔雷德意识到她可以通过这种新兴媒体来向大众传达她的观点,来让全世界听到他的声音,让受害者听到有人在支持她们。事实上,这在当时也是唯一一种方法可以讨论女权主义。

  她开始越来越多地参加脱口秀,参加各种电视节目,让更多的人认识她。她在电视节目上言辞激烈,大声疾呼男女平权,不留情面地回击那些对立的观点。

  她致力于改变男女不平等,小到抨击商场里玩具按照性别分成男童玩具和女童玩具,餐厅里男士菜单显示价格而女士菜单不显示价格;大到要求议员兑现任命更多女性官员的承诺,为修改相关法律积极奔走四处呼号。

  因对平权斗争的执著和坚持,奥尔雷德成为了Allred、Maroko & Goldberg(AM&G)律师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她带领团队处理的妇女权利案件数量巨大,并为受害者赢得了数亿美元的赔偿。此外,她还创立并现任妇女平等权利法律辩护和教育基金(英文简称WERLDEF)主席。

  “帮助别人和为正义而战是我的责任”

  奥尔雷德是一个不知疲倦且成功的倡导者,她为权利受到侵犯的受害者辩护。一系列备受瞩目的抗争已获得了许多开创先例的法院判决,这些判决无疑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2006年2月,奥尔雷德出版了她的自传《反击并胜利》。她说:“我每天从一睁开眼睛就认识到,帮助别人和为正义而战是我的责任,牺牲、自律和勇气让我获得一次次的胜利。”

  在《反击并胜利》一书中,奥尔雷德回顾了许多案例——从O·J·辛普森、斯科特·彼得森、亨特·泰洛和汤米·李的名人审判,到普通民众因他们的性别、性取向、残疾、年龄或宗教被剥夺权利而寻求救济的法律斗争。奥尔雷德的胜利一次次激励和教导读者要打好每场硬仗,即使有的时候会面对很多艰难的局面。

  奥尔雷德以大胆而富有创造性的策略而闻名。在美国,有人觉得她太强势而富有攻击性,她对此并不在意。书中,她叙述了这样的非常规策略,比如参观弗里尔斯俱乐部的全男性汗蒸房;为了争取相关官员的会面以抗议儿童抚养法执行不力,她还进行了一次静坐抗议,并被关在洛杉矶县地方检察官办公室过夜。

  《反击并胜利》一书是奥尔雷德开创性事业的有力证明,也是她与无数勇敢的人一起为我们所有人赢得正义而战斗的有力证明。她在书中介绍了近50个难忘的案件,带领读者深入美国司法系统,从法庭内外丰富而激动人心的经历中,一次又一次地展示了如何赢得变革。

  “迟到的正义便不是正义”

  2017年,网飞(Netflix)公司宣布推出一部关于奥尔雷德及其正义斗争的原创纪录片。该纪录片于2018年2月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上全球首映,片中用较大篇幅描述了在比尔·科斯比案中奥尔雷德如何帮助受害女性发声并最终取得胜利。

  比尔·科斯比,1937年7月12日在美国费城出生,著名的美国演员、编剧、音乐家、作者,代表作有《胖子阿尔伯特》《三个臭匠》《天才老爹发神威》以及《天才老爹》。他曾获得美国电视表演艺术界最高奖项艾美奖、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以及格莱美奖,被尊称为“电视喜剧之父”。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受人尊敬、名利双收的人,被超过20位女性指控曾遭其下药后被强奸。

  刚开始,奥尔雷德并不想卷入这些事件中,因为这些女性声称的大多数行为已经过了刑事案件起诉的诉讼时效。但后来她想,这些女性需要有人为她们发声,她至少可以为这些女性提供一个机会,让她们告诉公众曾经发生过什么。

  曾有媒体问她:“为什么过了四十多年才选择说出来呢?”

  奥尔雷德答道:“因为不论多晚,我们都要让公众看到黑暗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于是,奥尔雷德领导了抗议科斯比的大游行,提出“强奸不是一场玩笑”(rape is not a joke)。在游行中,奥尔雷德提到,正义的一种形式就是要让一个人对其行为负责,即使这种正义在本案中因为已经过了诉讼时效而无法通过法庭程序取得。

  虽然受害者声称的大多数行为都超过了刑事起诉的时效范围,但是受害者们还可以对科斯比提起民事诉讼。截至2015年11月,有8起针对科斯比的民事诉讼被受害者提起,而奥尔雷德代表了33名受害者。

  2015年7月,安德里亚·康斯坦德2005年对科斯比提起民事诉讼的一些法庭记录被解封并公布于众。他的证词全文也向媒体公布了。在证词中,科斯比承认与一系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涉及使用镇静性药物,并承认他配药是非法的。

  2018年9月25日,比尔·科斯比因14年前在家中下药和性侵一名女性罪名成立,被判3年至10年监禁。入狱时,科斯比已经80岁了。

  面对这样的结果,奥尔雷德说,可能科斯比案来得太晚了,但是她们至少想通过努力改变现状,改变诉讼时效。如果以后还有女性受到类似伤害,他们不需要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而无法让施暴者得到应有的惩罚。要知道,迟到的正义便不是正义。

  2016年9月28日,加州州长杰里·布朗签署了法案《受害者正义法》以结束加州对强奸和相关犯罪的时效限制,该法案于2017年1月1日正式生效变成了法律。该法旨在通过允许对强奸等性行为的无限期刑事起诉,确保重罪罪行的受害者和幸存者能够得到公正对待。

  奥尔雷德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她激动地发表了自己的感言:“这项新法律的通过意味着,面对强奸受害者,法院的大门将不再被关闭。它使性侵者们意识到,时间的流逝可能不再保护他们免受其性暴力行为的严重刑事后果。这是一个重要的胜利。我们希望这能向其他州发出一个信息,即效仿加州的做法,为受害者提供急需的正义。”

  人生中“最糟糕的事”

  奥尔雷德曾说:“如果一位女性成为了不公正的受害者,那么我自己也会感到很受伤,他们的伤也是我的痛。”这份对女性、对社会的承诺,来源于她自己的亲身经历。

  奥尔雷德在她20多岁时去墨西哥游玩,在那里认识了一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医生,他们相处得很愉快。有一天,医生提议奥尔雷德陪他去医院巡查病人,单纯的奥尔雷德没有多想便答应了。巡查完病房之后,该医生说还有更多的病人需要去看,然后便把她带到一个房间门口。仍然毫无疑心的奥尔雷德推开门,赫然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这时医生拿出一把枪,把子弹上了膛。在这种令人绝望的情况下,奥尔雷德被强暴了。

  这件事情对奥尔雷德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也曾不知如何开口求助。“没有人会相信我的。毕竟他是一个医生,所有人都会觉得,一个医生怎么会去强暴你呢?”所以,她当时选择了沉默。

  在纪录片《凝视奥尔雷德》中,记者问道:“被强暴这件事是你人生中最糟糕的一件事了吧?”

  奥尔雷德闭上了眼睛,睫毛颤抖,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最终,她缓慢但坚定地回答:“不是。”

  原来,被强暴之后,奥尔雷德怀孕了。受当时法律的约束,她无法去正规医院接受流产手术。万般无奈之下,她选择了一家黑诊所去做流产手术。然而由于手术本身以及诊所设施和医生技术等问题,导致了并发症,她差点儿死去。

  这才是奥尔雷德人生中最糟糕的事情。

  治愈伤口的最后一步就是帮助别人

  奥尔雷德的经历让她比一般的律师更懂得那些受害女性。她致力去做的一件事就是帮助受害女性明白如何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一个“幸存者”,再变成一个“战斗者”去捍卫所有女性的权益,提高所有女性生活的社会环境。

  “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命、我的名片。为不公正而战斗,这不是牺牲,这是我在多年前对自己、对社会作下的承诺。”

  有人说,奥尔雷德太疯狂了。但这位年近80的女律师回应说,自己会继续前行并战斗,“治愈伤口的最后一步就是用你的经历帮助别人”。

  随着年纪的增长,奥尔雷德说,“最害怕的事情是没有足够多的时间让我再去帮助别人”。然而,社会已经在她的努力下发生了改变,女权思想觉醒并得到了巨大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奥尔雷德正在成长、发声,并站在她披荆斩棘开辟出来的路上继续战斗。

  多年前对自己和社会许下的承诺,奥尔雷德做到了。

  (作者系美国纽约州执业律师)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