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湖北古村落的防疫战
(2020-03-26)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20脛锚03脭脗26脠脮> > 总第43期 > 07 > 新闻内容

  

  二官寨村“尖刀班”替村民购置并搬运生产生活所需物资。

  二官寨村“尖刀班”查访村民流动情况。

  法治周末记者 吴昊

  说到古村古寨,就不得不提“湖北第一古村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恩施市盛家坝镇二官寨村的旧铺古寨。它是二官寨村的一个小组,也是“施南康家”一个支系保留比较完好的古村落,已有近300年历史。

  一直以来,除了种植业和畜牧业,旅游业也是二官寨村重要的收入来源。旧铺古寨、玛瑙河(马鹿河)、纯木质的特色民宿以及特色民俗活动,都吸引着大量游客前来游玩。“往年,旅游业收入占全村总收入的三分之一。”二官寨村支部书记、村主任康尚说。

  往年的二官寨村,一整年都有丰富的民俗活动,元宵节的“放路竹”、3月的油菜花节、4月的插秧节、八九月份的恩施市“五佳”“五好”评选、10月的收获节、腊月的刨汤节等,都是二官寨村重要的民俗节日。

  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本应热闹非凡的二官寨村静悄悄……

  脱贫攻坚“尖刀班”成抗疫主力

  腊月二十九(1月23日),在镇里开完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会后,康尚立即返回村里,召集所有村干部商讨如何落实防控疫情的工作。

  当时,村里的人还没有意识到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性,康尚也害怕突然封村会引起恐慌,于是,他召集村里所有干部在正月初一将二官寨村大大小小的出入口全部封锁,仅留主干道的一道关卡严控人流进出,并派人24小时轮流值班登记,同时组织村干部安抚村民的情绪。此时,原二官寨村脱贫攻坚“尖刀班”成员成了此次抗疫的主要力量。

  自此,盛家坝镇副镇长、“尖刀班”班长万杰和康尚等镇、村干部一直没有机会和家人见面。

  康尚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说,从1月18日至3月8日他都没有与家人团聚,4岁的大女儿、3岁的小女儿和他的父母都由妻子一人照顾,他也错过了春节期间父亲的生日。“每次女儿在视频里喊我爸爸,我的眼泪都在眼圈里打滚。”

  万杰为了抗疫也失去了春节期间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万杰的哥哥年前因工伤住院,万杰由于工作原因,一直没有机会照顾,只在1月22日重症监护室外隔着玻璃看了下重病的哥哥,便又回到了二官寨村里工作。正式戒严后,万杰更无法与家人相见。

  万杰的家住在盛家坝镇上,由于妻子也是公职人员,忙于抗疫工作无法回家。家里上初中的女儿只能自己照顾自己的饮食起居。万杰工作的地方离家仅有20公里,但是他至今没回过家,到镇上开会也是过家门而不入,来不及看女儿一眼……

  除了公职人员,二官寨村也有一些村民自发作为志愿者参与村里的防疫工作。例如二官寨村村民胡光成,自大年初一村里封路以后,就一直协助村干部看守关卡,积极劝导一些司机配合。“至今,胡光成一直在参与村里的防疫工作,没要过一分钱报酬,所有的村民都对他的工作十分满意。”康尚介绍说。

  “尖刀班”成员和其他村干部不能回家

  正式封路打响了防疫攻坚战的“第一枪”。为了保证家人安全,康尚自此跟“尖刀班”成员和其他村干部一起居住在特定的隔离住所,没有回家。

  为了方便落实工作,所有参与抗疫的镇干部和村干部被分成许多个组,每个小组负责村里固定的几户防疫工作。每天早晨7点半左右,所有小组工作人员吃完早饭后一起开会,安排当天的任务。

  开完晨会后,康尚会到村卫生所了解情况,即便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平时也会有一些村民感冒或发烧。如果村民的病情得不到控制,“尖刀班”成员会立即将其送往恩施市的定点防疫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作为二官寨村支部书记,康尚既是“尖刀班”的一员,也是所在责任组的组长。每天,在确认完医院的状况后,康尚和组员要花一两个小时挨家挨户了解各家人员流动情况。回到村里后,他们会用大喇叭或宣传车向村民传播防疫知识,还要巡查村里及各个关卡的执勤情况。

  到了中午,就是每日防疫工作最重要的部分——发放物资。

  村民们每天会把如粮油蔬菜、化肥谷种等与生产生活相关的物资需求发到微信群里,康尚和组员会将这些物资统计起来,按照物资类型分别将订单发送到不同类型的商户,并让这些商户在次日中午之前配送到二官寨村指定的集散地,再由各个小组成员负责开车运送、发放到每家每户。

  下午,万杰和康尚通常会到贫困户或低保户家里询问情况,将贫困户或低保户的需求情况反映到镇民政部门,或通过其他方法帮忙解决。除此之外,万杰和康尚有时还会跟村干部一起视察市场,或者组织筹备其他农业生产相关的活动。

  拆除心中的“隔离墙”

  二官寨村至今没有一起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但是,在处理村里唯一一起疑似病例时,康尚意识到,抗疫并不只是简单的隔离。

  一天,村卫生所出现了一位高烧不退的村民,“尖刀班”成员立即将其转移到恩施市定点医院进行隔离观察,并紧急安排分别隔离其密切接触者。

  患者送入隔离医院后,康尚忽然意识到,虽然只是疑似,但依然有可能引起恐慌。

  回到村里,康尚和其他村干部赶忙安抚被隔离患者的家人:“毕竟只是疑似病例,只是高烧不退而已,并没有证据证明就是新冠肺炎。”

  然而,该村民退烧后,依然需要隔离观察半个月,但就是这半个月,差点击溃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线。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几天,除了与该村民的密切接触者外,其亲朋好友和邻居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起初,该村民的家属只是恐慌和担忧,但是消息传开后,他们还要面临周围人的排挤和不信任。

  “患者的父母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他被隔离后,别人看他们老两口的眼神都不对了。”康尚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因此,患者的父母备感压力,甚至萌生出不敢再接纳患者回家的念头。

  得知消息,康尚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安抚患者的父母说:“不用怕,他只是疑似,别说没有确诊,即便他就是被确诊了也不用怕,一来,他正值壮年,身体好,二来,要对我国的医疗水平有信心,还是有很多确诊病人被治愈了。我们这些村干部都不怕,您怕啥?”

  除了患者的父母,康尚还把工作重点放到安抚患者邻居和其他知情人上,每日安排干部为他们科普防疫知识,避免引起村民恐慌。

  最终,该村民解除隔离,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至今村干部仍在密切关注这家人的行踪,不过,在康尚等人的努力下,患者一家人解除了心理的“隔离墙”。

  农业填补旅游业

  据康尚介绍,二官寨村有3000多亩茶园,原本每年正月初七、初八就应该施肥了,但受疫情影响,今年推迟到2月初。除此之外,二官寨村还有700亩烟叶以及水稻、玉米等粮食作物与畜牧产业,虽然受到了疫情影响,但村里都在有条不紊地筹备着生产工作。但为了防止疫情传播,村里杜绝一切“借人”行为,全部以家庭为单位从事农业生产工作。

  然而,毕竟旅游业收入在二官寨村占比不小,两千多村民中,也有几十户完全靠旅游收入生存。如今旅游业被按下了“暂停键”,为减少旅游业损失,康尚决定利用农业来弥补旅游业。

  一些村民全家都在经营民宿,于是,村里为这些家庭的劳动力提供了从事畜牧业的机会,例如养猪、养牛等。

  过去,很多游客是冲着二官寨村“农家乐”的特色农产品而来,如二官寨村的“土家肉”等,于是,村里安排拥有客户资源的“农家乐”老板与从事农业生产的村民合作,将这些特色产品销售出去。

  一些“农家乐”老板甚至为顾客在网上提供“代养鸡”“代养鸭”等服务,顾客在选好自己喜欢的“小家伙”后,由村民代养,等成熟或达到顾客理想程度后,将这些活物发送给顾客。“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尽量减少二官寨村旅游业的损失。”康尚说。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