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扩招之惑
(2020-03-26)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20脛锚03脭脗26脠脮> > 总第43期 > 04 > 新闻内容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时间进入了3月份,但对于今年的“考研族”们来说,却还是一头雾水,因为国家线、复试分数线、调剂、录取等对于他们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还不知何时能够到来。但近期还是有“好消息”传来,那就是今年的研究生要大幅扩招。

  2月25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和专升本规模。3天之后,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透露,今年研究生招生规模同比去年增加18.9万人,扩招规模是近年来最大的一次。

  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9年,全年研究生教育招生91.7万人。以此推算,扩招之后,今年的研究生招生规模或将达到110万人。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之所以今年会考虑研究生扩招,可能基于两点原因考虑,一是近年来考研人数不断增加,相比之下录取人数不足,报录竞争过于激烈;二是考虑到今年受疫情影响,毕业生就业环境不容乐观,研究生扩招,能够为一些想继续深造的学生提供机会。

  然而,面对扩招,“考研族”们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上岸”机会也许更大了;忧的则是,如此扩招,在今后的就业市场上,研究生学历的“含金量”是否会贬值?

  精准投放的扩招

  从此次政策来看,此次扩招并非“全面撒网”,而是有所侧重。

  3月4日,教育部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好2020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其中明确,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主要向国家战略和民生领域急需的相关学科和专业学位类别倾斜,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高校倾斜。

  对于专业倾斜,翁铁慧透露,研究生计划增量,将重点投向临床医学、公共卫生、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等专业,而且以专业学位培养为主,以高层次的应用型人才专业学位为主。

  对此,翁铁慧解释称,投放到什么专业为主,看的是社会需求,目前主要投放在服务国家战略和社会民生急需的领域,是因为现在这些领域非常缺人才。

  “这次研究生扩招没有采用大水漫灌的方式,而是进行了精准投放。”在储朝晖看来,此次研究生扩招集中在一些重点领域,尤其是在公共卫生领域增加了名额,这与此次疫情有直接的关联性。

  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鄢来均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扩招重点投向临床医学、公共卫生等与当前疫情防控所需专业密切相关,能够进一步扩大相关高层次人才的培养和储备。

  当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研究生复试相关工作进度尚待确定,鄢来均认为,教育部关于硕士研究生扩招的政策无疑也为不少考生吃下了“定心丸”。

  此次研究生扩招,也体现了国家对高层次人才培养的迫切需求。

  2月24日,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三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双一流”建设高校促进学科融合加快人工智能领域研究生培养的若干意见》,其中把人工智能纳入“国家关键领域急需高层次人才培养专项招生计划”的支持范围,并着重强调要扩大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培养规模。

  储朝晖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2017年,教育部就印发过“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的十三五规划”,提出要保持研究生培养规模的适度增长,“这体现了我国科教强国的基本国家战略,要把我国从人口大国建设成人力资源强国”。

  并非门槛降低

  尽管各高校具体扩招消息还未放出,但网络不少观点已认为这次扩招意味着“考研族”们“上岸”会更容易,门槛降低了。

  对此,储朝晖并不认同,“今年扩招,在一定程度上会缓解考研的录取竞争压力,但并不意味着考研难度会大幅降低。”

  储朝晖分析指出,首先,扩招具有地区及专业类别的设置倾向,因此并非所有考生都能够从中受益;其次,从总体研究生的报考人数来看,扩招增加的近19万人,占比并不算大。

  近年来,考研报名人数持续走高。根据教育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硕士研究生考试报名人数高达341万人,这一数字较上一年度的290万人增加了51万人,刷新了历史新高。

  “尽管录取比例有所提高,但从340多万的报考人数来看,扩招不到20万人,报录比仍然较低。”储朝晖认为,在大幅提升的报名规模面前,此次扩招无法让考研竞争明显降低。

  事实上,研究生扩招并非什么新闻,近年来,我国研究生招生规模在逐年增长。不过,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往年扩招率通常控制在5%以内,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只有2003年、2009年和2017年硕士扩招出现小高峰,分别比上一年增长32.72%、14.45%和20.84%,今年预计扩招18.9万人,增幅约为21%。

  对此,教育学者熊丙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指出,扩招背后最主要的原因是为了毕业生的就业压力“着想”。

  “早在2009年金融危机时,许多高校为了增加本科生的就业率,就提高了研究生招生规模。此后,不少本科生也会因为就业难等问题而选择考研,把考研作为就业‘避风港’,延缓两到三年再就业。”熊丙奇分析指出,此次大规模的扩招政策出台很大程度上与今年的疫情有关。

  依照惯例,每年春节之后都是求职招聘的高峰期。但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今年节后招聘却遭遇了“倒春寒”——线下招聘关闭、部分校招延后、岗位缩减或取消……本该热闹的年后招聘仿佛被按下了“慢放键”。这也让原打算在节后求职的2020届毕业生叫苦不迭。

  对此,熊丙奇强调,此次研究生扩招是在特殊时期的一个合理选择,有很明确的缓解当前高校毕业生就业严峻形势的考量,但并不代表着考研的门槛因此降低了。

  教学质量是关键

  据《2020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考生选择考研的主要动机之一是提高就业和从业的核心竞争力,将近六成的考生认为,研究生学历对就业有很大帮助。

  但一直以来,一个伴随着研究生扩招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研究生就业难。此次大规模扩招,同样令很多“考研族”们担心,研究生的“含金量”会不会更低了?

  今年报考了心理学专业的段武就向法治周末记者直言,根据政策规定,我们这些报考人文社科类专业的考生几乎享受不到扩招的优惠,但扩招新闻的宣传则有可能在社会造成“高学历泛滥”的说法,进而影响到研究生毕业后的就业问题。

  “研究生扩招可能会对日后就业产生一定影响,但这个影响不能过于夸大。”储朝晖强调,扩招后关键要保证研究生的培养质量,保证学历的“含金量”,不出现缩水的情况。

  事实上,对于研究生扩招后的教学质量问题,业内也有讨论,学生大幅增加,教师和配套硬件设施跟不跟的上,这是扩招首先要面临的问题。

  有统计显示,目前全国有近44万名研究生导师,按照2018年的招生规模计算,全国平均一个导师招收2.08个硕士,若扩招18.9万人,师生比将达到1:2.5。

  一个导师带两个学生一般来说问题不大,但熊丙奇坦言,当前高校师资力量并不平均,某些导师“人满为患”,有些则“无人问津”,这种情况也造成了研究生教学质量的良莠不齐。

  北京某高校一位不愿具名的陈姓教师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不论扩招与否,学校对导师招生有各自的规则,比如,有的学校依照教授“知名度”来分配名额,也有的按照去年绩效,比如,发布文章、拿项目等进行分数排名来分配名额。以往,同一学校、同一院系之间,老师也会用互借名额等方式来缓解生源矛盾。

  “要想提高研究生质量,学校应该建立健全导师制度,除了正确引导生源外,也应鼓励导师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指导学生学习,而非只是让学生‘帮忙’做研究。”陈老师认为,不论扩招与否,这都是最重要的。

  除了导师外,校园的硬件建设也至关重要。

  陈老师就直言,政策提出要对中西部高校倾斜,但要考虑到扩招后宿舍、实验室数量、图书馆容量等硬件问题,必须在扩招前做好规划,才能有备无患。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