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嗨购”“福袋机”被指具博彩性质 市面上“以小博大机”疑在打法律擦边球
(2019-08-15)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19脛锚08脭脗15脠脮> > 总第13期 > 01 > 新闻内容

摆在商场里的“福袋机”。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

  “一元嗨购”“幸运盒子”“惊喜魔盒”等自动售货机及“福袋机”如今“席卷”各大商场。根据商家宣传,消费者只需花较少的金额就有机会获得高于交易金额的产品,因此,这些机器一经面世,便受到年轻人的热捧,成为新一代网红机。

  “有点像赌博机”“有些机器里都是三无产品”“都没见到过抽出宣传的大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火热的同时,也有不少消费者提出了质疑。

  近期,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茨坝派出所就对6名利用具有“一元嗨购”功能的自动售货机获利的嫌疑人实施了拘捕送检。盘龙警方经鉴定后指出,涉案自动售卖机“一元嗨购”模块具有博彩性质。此外,犯罪嫌疑人已获利,涉嫌开设赌场罪。

  利用“一元嗨购”模块营利是否涉嫌赌博?网红“福利机”是否属于变相赌博?多位专家向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如果经营者利用消费者的侥幸心理并以此营利,应当属于赌博行为。
 

  以小博大,“一元嗨购”被指具有博彩性质
 

  6月11日,“昆明信息港”网站发布消息称,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茨坝派出所破获一起利用自动售货机组织赌博活动的案件,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收缴具有赌博功能的自动售货机12台。

  消息指出,杨某某等6名犯罪嫌疑人合伙成立公司,在公司经营的自动售货机内开通一款名为“一元嗨购”的软件,为顾客提供以小博大的赌博条件。公安机关查明,该自动售货机系新型电子赌博机,该公司每月可从经营的每台赌博型自动售货机,非法获利人民币4000元左右,并系公司的主要经济来源。6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昆明盘龙警方认定,有“一元嗨购”功能的自动售货机为新型电子赌博机。

  8月2日,盘龙分局茨坝派出所一工作人员向媒体表示,经鉴定此款自动售卖机“一元嗨购”模块具有博彩性质,“犯罪嫌疑人也的确通过它获利了,所以涉嫌开设赌场罪”。昆明市公安局一刑警表示,该行为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不过此前没有处理过类似案件”,最后认定,需要法院最终判决。

  法治周末记者了解到,“一元嗨购”的具体流程是,在售货机上扫码后会弹出商品界面,点击想要购买的产品,系统会弹出产品详情页,页面中有“一元嗨购”的图标,点击图标支付1元(或3元、5元)就可以抽奖。若中奖,售卖机就会放出客户想要购买的商品。

  按照规则,若未中奖,客户支付的金额归售卖机经营公司所有。中奖率比例及计算方法,在售卖机操作页面上进行了标注说明。客户也可以选择直接购买商品,不参与抽奖。

  而“一元嗨购”自动售卖机的前身其实是在小区、公园、机场等地随处可见的传统智能售货机,所售卖的均是零食、饮料、香烟等生活快销品。随着智能时代的来临,机器制造商在传统智能售货机上增加了“一元嗨购”的玩法,开始和消费者玩起了心理战。

  法治周末记者查找到一家售卖“一元嗨购”机器的企业,该企业宣称,“让消费者抽取1元免单的机会,充分利用他们爱玩和侥幸心理,让顾客在购物过程中体验到游戏的乐趣,令人欲罢不能,买了还想买,所以深受顾客欢迎。收益相比普通售货机高12.6倍,平均每台售货机的日利润高达3000元”。

  “这不是利用商品的特性营利而是利用消费者的侥幸心理去营利。消费者可能第一次花几块钱中了一部手机或者一直都没有得到想要的,之后就不断为之投钱,会让消费者产生一种‘赌徒心态’。听说有的人在这种机器上投进了几万元钱。”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郝庆丰向法治周末记者说。

  郝庆丰强调,自动售卖机是没有问题的,这在国内外已经推广很多年了,关键是具有“一元嗨购”自动售货机所有权的企业是否利用消费者以小博大的心理,以此为目的营利。

  “‘一元嗨购’是否涉嫌赌博,还需要了解自动售货机的所有权是谁的,是否是利用它来营利。商品的价值与消费者投入的资金是不一致的,超过了消费者投入的钱,这就不再单纯的是靠商品的属性去营利,而是靠利用消费者侥幸心理的方式去营利了。”郝庆丰认为,如果以这种方式营利了就属于赌博行为,类似于赌场的抽头;如果不以营利为目的,没有获利的话就不算是赌博行为。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同昆明警方的认定,“杨某某6名嫌疑人的确涉嫌开设赌场、从事赌博组织行为”。他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射幸性的活动如果是持久地、反复地、连续地开展下去,只能是售卖福利彩票的行为,而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售卖彩票需要经过财政部门批准。而“一元嗨购”自动售卖机这种没被批准的行为无法被定义为售卖彩票,因此昆明警方对其涉嫌的开设赌场的认定有一定道理。
 

  “福袋机”同样涉嫌变相赌博
 

  除了“一元嗨购”自动售卖机外,如今各大商场的休闲区也被“幸运盒子”“心愿先生”“惊喜魔盒”等自动售货的“福袋机”(以下统称“福袋机”)占据。消费者只需要支付30元,机器就会掉出一个“福袋”,拆开后可能得到面膜、手霜、耳机线甚至是iPhone手机,部分还能参与额外抽奖。

  但是,在“福袋机”“30元赢大奖”的口号背后,却是套路满满。大部分消费者抽中的福袋都是淘宝30元抵用券或5元红包,机器上宣传的“手机”“iPad”“苹果电脑”等高端奖品几乎很难抽到。正因为中奖几率低,使得不少消费者购买一个之后觉得“意犹未尽”,又会再次购买。

  “福袋机”借助消费者侥幸心理的经营模式与“一元嗨购”自助售卖机相似,也被诟病有变相赌博的嫌疑。

  今年年初,“福袋机”在海南省海口市陆续铺开的时候,海口市工商局消保处相关负责人就曾向媒体回应,幸运盒子这类“先付款后看货”的模式属于新兴的交易方式,其性质介于游戏与赌博之间,有“打擦边球”的嫌疑。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种形式所购买到的所谓“福袋”,对大多数消费者来说是物非所值的,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对于“福袋机”的管理仅限于要求对于经营该类机器的商家进行工商注册,但对于此类行为是否属于赌博等违法行为并没有进行一个明确界定。

  李骏认为,如果消费者花了一定的金额,购买到的商品价值与消费者支出的金额相差悬殊的话,则这些“福袋机”的经营者涉嫌以下两种违法行为:第一、如果“福袋机”里根本没有其宣传的具有大奖的商品在此机器内,那商家这种欺骗消费者的行为,涉嫌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工商部门应当对其予以处罚;第二、文化部《关于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中则规定:“具有选定赔率、以小博大功能”的应认定为赌博机。如果消费者花了10元钱,买到了价值几千元的IPAD、手机;亦或花了50元,仅仅买到了价值几毛钱的橡皮擦,这种带有以小博大特点的“福袋机”,就涉嫌与赌博机一样,触犯刑事法律。

  刘俊海补充指出,如果商家并无设置大奖而谎称有奖,或者对其所设奖的种类与中奖概率,最高奖金额与总金额,奖品的种类、数量、质量、提供方法等作虚假不实的表示,那还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关于禁止有奖销售活动中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
 

  三无产品涉嫌侵犯消费者权益
 

  网友李晓(化名)在等电影开场的时候,用手机微信扫码支付了30元钱在“福袋机”上抽取了一个“福袋”,满心欢喜的打开,却发现是一根手机数据线,“在淘宝上都搜不到这个牌子。”李晓说。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各类“福袋机”内的商品不止一次被指是“三无产品”。

  今年2月,深圳都市频道《第一现场》曾曝光深圳福田区一家商场里的幸运礼盒机“发现不少奖品疑是三无产品,且礼盒包装上也只有一个杭州佳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logo”。

  刘俊海介绍,根据产品质量法规定,产品或者其包装上的标识必须真实,并符合下列要求:有产品质量检验合格证明;有中文标明的产品名称、生产厂厂名和厂址;根据产品的特点和使用要求,需要标明产品规格、等级、所含主要成份的名称和含量的,用中文相应予以标明;需要事先让消费者知晓的,应当在外包装上标明,或者预先向消费者提供有关资料等。上述要求缺少其中之一,均可视为三无产品。

  “产品标识缺失生产厂厂名和厂址,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安全保障权、索赔权。如果这些商品使消费者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的,消费者有权向品牌商和代理商主张赔偿。”刘俊海说。

  就如何规范“一元嗨购”“福袋机”的经营乱象,郝庆丰提出,要让自动售卖机回归原来的本性,只出售商品,不要增加更多的运作模式。消费者也应该认清消费的本性,不要贪图一时的便宜。

  刘俊海则认为,关键要从企业入手,明确守法经营是企业应时刻坚守的底线,各种“套路”不仅会误导消费者,也会打压排挤其他竞争对手,扰乱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秩序。同时他提出监管部门应该要积极作为,勇于担当,密切关注这种新模式,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