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活在人的眼睛里
(2019-08-08)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19脛锚08脭脗08脠脮> > 总第12期 > 14 > 新闻内容

《历史只露半张脸》
作者:刘绪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刘绪义

  探求历史真相,回归历史本真,是许多研史者的追求与志愿。我没有这种冲动,我不是历史学家,我是学哲学的,我对历史的兴趣纯然是出于好玩兼好奇。

  于历史,我只算是一个“玩家”。哲学上讲,干什么事都应该有一个主张,也就是要有自己的价值观。那么,我玩研历史的主张是什么呢?

  我的主张并不是要探求真相,历史很难说会找到真相,毕竟历史沉淀下来的材料就那么多,看起来,皇皇二十四史,但具体到某个人、某件事、某个历史场景,则往往只有片语只言。更何况,眼见尚且都不一定为实。

  历史难有真相,但历史是有生命的。历史的生命表现在读史人的眼睛里,如王冕《读史》时就发出感慨:“耿耿青灯照青史,坐看兴废眼前来。”历史进入读史人的眼睛就被赋予了生命,它活泼泼的,养人呢。因此,历史是有温度的。历史的温度表现在记史人选择记下某人某事时的心情上,这种心情哪怕过了千年万年再来感知,也是冷暖分明的。

  历史还是有思想的。我不是指“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而是说无论哪一段历史进入读史人的视野里,本身就带有一种眼光去看它,无数的眼光足以汇成一条思想者的“星光大道”,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更有趣的是,历史颇像个小顽童或者小羞女,总是只露出半边脸。露着的这半边脸,很难说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另外那半边,说不定也是机缘巧合,被人视而不见,或者要换个角度才能看见。

  这正是历史的有趣之处,也是历史的奇妙之处,否则几千年来,同一段历史就不大可能被不同的人反复玩研。作为一个学哲学的“历史玩家”,我特别喜欢去“看”那没有露出来的“半边脸”。这一“看”,或许就能看出些门道,比如说,明明前人看到过那“半边脸”,为什么却不让它露出来?这就往往能够引发出一些哲学上的思考了。

  我的思考也基本上还是围绕着正史展开,前人所谓“信史直须求草野”,我更不相信野史。《史记》尚且只是“一家之言”,更何况他史?官修《明史》历时百余年,呈现出来的只是“半边脸”;那些民间的方志、族谱、笔记,呈现出来的又何尝不是“半边脸”?

  我的这些思考并不是想以古鉴今,记得魏源说过:“执古以绳今,是为诬今;执今以律古,是为诬古。”(《默觚·治篇五》)绳今或者律古,都不是我能力范围内的事。因此心理上也就没有传统治史者的那种压力。

  “平生未识繁华事,旋借宣和国史看。”宋人叶茵的诗给了我很多启示。历史是给人看的,尤其是让我们这些不识繁华事的普通人看的。但是,怎么看,还真是一门学问,这门学问可能就叫历史学吧。历史学就是一门怎么看历史的学问,这样解释不知历史学家认不认可。

  我相信,我们无法去改变历史,但是我们可以改变人们对历史的看法。历史学的生命恰恰就在这里。一切历史都只露半边脸。这就是我对历史的看法。

  秉承这一理念,这些年来,我陆陆续续地抱着好玩、好奇的动力兼心态信马由缰地写了不少看历史的文章。它鞭策着我悠游于历史的磁场里,徘徊于历史的津渡边,感知历史的生命,触摸历史的温度,烛照历史的思想,唤起一个读史人的自省,虽不敢作世事洞明之想,但亦有旧时朱门之悟。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