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实体书店现状调查
(2019-08-08)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19脛锚08脭脗08脠脮> > 总第12期 > 03 > 新闻内容


  除了要有高校支持外,高校实体书店必须要有自身定位,除了出售图书之外,还要有展示高校学术成果、沟通学术、盘活校园资源以及提供延伸服务的内容

  法治周末记者 孟 伟

  法治周末实习生 高婕妤

  2018年年底,豆瓣书店武大店结束了自己的十一年长跑,清仓退市。曾以足迹遍布每一座城市的大学为目标的豆瓣书店,从高校学术书店蓬勃发展的高峰走过,及至如今,只剩下北京总店孤独伫立。

  从法治周末记者走访的情况来看,在2016年11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后,实体书店业态环境已经有了一些改善,在湖北省的高校校园内及周边也时有新店开张,比如华中科技大学的九思书苑、华中师范大学的倍阅书店、华师武大之间的钟书阁等。

  但这些都是以新模式运营的大型书店,对于以豆瓣书店为代表的小型书店来说,寒冬仍未过去。它们即使处于数以万计的学生的包围之中,也在数字阅读与网购图书的双重夹击之下,越发门可罗雀,难以为继。

  近日,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或许会是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一剂强心针。《意见》要求各高校应至少有一所校园实体书店,提出要加大扶持力度,鼓励高校毕业生自主创办校园实体书店,努力打造开放多元、特色鲜明的校园实体书店。
 

  由大型书店向校园文化标杆转变
 

  红砖、白墙,两层小楼伫立,显出几分庄重。向内走,木质书柜、琉璃台灯,中式复古风的设计营造出悠然安静的氛围。

  不是景点却胜似景点,这是华中科技大学的九思书苑,地处梧桐语问学中心,一处耗时两年半打造、占地一万平方米的华科新地标。

  上楼木梯的转角处,是纪念品展示区,明信片、陶瓷杯、编织袋……极具华科特色的文创纪念品是九思书苑的一大亮点。除此之外,九思书苑还有鲜花订购、饮品、场地租赁等增值服务。阅读分享会、作家签售、手作体验等活动也是九思书苑凝聚文化力量,成为综合图书销售、阅读学习、展示交流、聚会休闲的校园文化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

  沿木梯而上,华科的旧照片形成了一片照片墙,旧时光扑面而来。木质小桌与座椅零零总总散布,绿植掩映其间,一派清新自然的况味。露台阳台上小憩品茗,悠闲惬意,又是另一番滋味。九思书苑不仅仅是一家书店,俨然已经成为校园文化的标杆。

  “校园书店是校园文化的集中扩散地,不该只是简单的图书售卖场所,更应该是校园文化传播的引领者,让高校师生不出校园即可畅读名家名作,聆听大师分享,进行深度文化交流。”九思书苑负责人丁璞对《意见》提出的要努力把校园书店建设成为复合式校园文化活动场所颇为赞同,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也是九思书苑长期的发展方向,她希望让九思书苑成为华科的文化创意交流地、扩散地。

  不同于传统小书店的门可罗雀,丁璞告诉记者,九思书苑今年3月开始营业,不过四五个月,名声已然打响,除本校师生之外,周末还有许多校外人员前来参观打卡,逢节假日,还会有校友返校参观。

  谈及书店是否盈利,丁璞则坦言,校园实体书店的发展还需要一个过程。

  六公里之外,是与九思书苑相类似,已经开业近一年的倍阅书店。它借址具有34年历史的利群书社,直接开在华中师范大学图书馆一楼,经营面积达750平方米。倍阅书店拥有上下两层,一楼是图书区和举办阅读活动的空间,走上阅读台阶,可以看到琳琅满目的文创产品,二楼木桌、软座环绕,可供人阅读和自习。

  晚上九点,图书馆即将闭馆,倍阅书店二楼依然有近20人在自习。在记者与前台工作人员交谈的几分钟内,有3人前来付款,或是买书,或是购买文创产品。该工作人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倍阅书店的文创产品都来自于大学生自己的创意,同时提供私人订制服务,可以发设计图将想法变为现实。

  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这两家书店其实有些“背景”,九思书苑是华中科技大学打造书香校园的重要一环,由华科与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二者联系经营;倍阅书店则是湖北省新华书店首家开在大学校园里的书店,是在长江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华中师范大学战略合作规划下建设的。

  这也正是《意见》中提出的鼓励高校出版社开办“前店后厂”式的读者服务场所的直接体现。
 

  小型书店经营困难仍处寒冬期
 

  几家欢喜几家愁,吕良伟的书店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窃比于我老彭。”吕良伟很喜欢《论语·述而》中的这句话,希望自己也能成为思想的传递者。2017年9月,他和朋友开了一家书店,将其命名“述而”。那时,他还是湖北经济学院的一名在校大学生,他的书店开在学校东区文化服务中心的二楼,虽然面积仅二十平方米,却让他实现了梦想。

  但2018年5月,吕良伟还没有毕业,述而书店就先行结业了。

  “当时一整天也没有几个客户进门,甚至有时候一天都没有一个客户,一周的利润还不够一天的房租,实在做不下去了。”谈起书店的关闭,吕良伟难掩失望与遗憾。他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虽然从一开始就预料到卖书一定会亏本,并且开辟了资格证报考业务来反哺书店,但客流量如此之少是他没有想到的。

  中青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参与调查的454名大学生中,近九成学生喜欢阅读,但超五成学生每天阅读时间不足一小时。校园实体书店生存难的背后,是大学生阅读量的下降,兼之数字阅读与网购图书的冲击,真正会去实体书店购买书籍的寥寥无几。

  《意见》的出台似乎能带来一线转机。《意见》要求,各高校要为校园实体书店提供规模适度、位置适当的经营空间,要从场地租金、水电费等日常运营费用方面对校园实体书店给予必要的减免优惠,支持将校园实体书店建设纳入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鼓励高校毕业生自主创办校园实体书店。

  最近也有朋友问过吕良伟有没有想借助这个政策再回去开书店,但这次他很谨慎。“我的毕业论文做的就是校园书店问题,其实现在,国家已经对图书行业进行了免税,上到财政部下到各省市地方政府都发布了各种扶持政策。但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小书店来说,往往受制于规模和合规性,看到政府有补助也不知道怎么去拿。”

  豆瓣书店武大店面临的是与述而书店相似的困境。不同于述而的年轻,它在武大坚守了十一年,十一年间,它搬了5次家,换了3任店长。最后一次搬家,它搬到了武大南三门附近一个不到20坪的小屋子,店面比之前大了一点,租金却便宜许多。这时候,豆瓣已经是情怀,而非生意,是勉强撑着,而非方兴未艾。
 

  学校支持+找准定位
 

  此次《意见》特别提出各地要支持、指导符合条件的校园实体书店去争取扶持政策。但在吕良伟看来,除了政策扶持之外,书店还需要创新经营才能长效发展。

  拥有多年出版经历,曾在广西师大出版社工作10年的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段海风强调,校园书店要良好运营,少不了学校的支持。他以2018年10月在广西师范大学内开业的实体书店“独秀书房·育才店”为例称,广西师范大学除免费提供书房场地外,还免除其运营时所产生的水费、电费。此外,校方鼓励喜爱阅读的学生兼职做店员;鼓励学校师生团体到独秀书房开展各类文化活动;鼓励学校大学生创业团队与独秀书房合作,探索新的阅读推广模式。

  不过在浙江工商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网络新媒体系主任沈珉看来,除了要有高校支持外,高校实体书店必须要有自身定位。她建议,高校实体书店除了出售图书之外,还要有展示高校学术成果、沟通学术、盘活校园资源以及提供延伸服务的内容。

  “大学书店的生存除了需要政策的扶持外,首先要有好的内容作者、好的出版社、好的编辑以及好的译者;其次,大学书店更要创新,要有好的读书氛围,要有好的交流平台。”晓风书屋创始人姜爱军也提出了相似的观点,他建议采用“图书+文创+咖啡茶饮+文化活动”的多业态混合经营模式,同时作为高校书店还可以参与校园文化活动,设计展览活动、特色阅读活动、作家见面会、学术研讨会等文化活动增加书店人气,同时,高校书店要以“大学”为主题,将周边产品的开发作为一项创艺项目。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