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机构退费难顽疾何解
(2019-08-08) 新闻来源:法治周末 
发刊日期:2019脛锚08脭脗08脠脮> > 总第12期 > 02 > 新闻内容

原题:优胜教育一校区关闭4个月 学费难退

     校外培训机构退费难顽疾何解

优胜教育三元桥分校已人去楼空。 郑天宇 摄

  法治周末记者 姜冰

  “当前正值暑期,是违法违规培训行为最容易爆发的关键时期,各地务必要予以高度重视,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采取有力措施,坚决查处违法违规培训行为,切实巩固治理成果。”

  7月21日,针对近期一些地区陆续发生的校外培训机构违法违规经营问题,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关于一些地区个别校外培训机构违规经营查处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

  《通报》中列举了10家校外培训机构的违规经营查处情况,其中4家已停止办学,并被要求退还学费。但有两家培训机构拒绝退还学费,现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

  法治周末记者经调查发现,在培训机构的众多违规行为中,退费难属于家长们最为诟病的问题之一。
 

校区关闭4个月 学费难退
 

  2016年,刘佳(化名)在北京优胜教育惠新西街校区为孩子报了个班。可在今年上了没多久,3月份时该校区突然关闭了,而剩下的学费至今没退回。

  优胜教育是一家在全国都有教学网点的校外培训机构,刘佳的孩子所报的校区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11号紫光发展大厦。

  “事后听说,该校区因没有消防通道,消防不合格和办学面积达不到规定的要求被关闭的。”但刘佳向法治周末记者反映,优胜教育惠新西街校区关闭时,她还剩几千元学费没退。该校区的老师说,学生可以转到亚运村(洛克)校区或三元桥校区,也可以选择退费。

  因上述两个校区离刘佳的住所地较远,她选择了退费。开始,优胜教育承诺说5月份就能退费,但5月过后并未退回;经交涉后,又说7月退费,但7月依旧没有退。

  7月底,刘佳到优胜教育三元桥校区当面交涉,结果该校区已人去楼空,而位于洛克时代中心B座的亚运村校区,小学部也已没人。

  8月1日,法治周末记者得知,优胜教育亚运村校区分为两个教学点,一个位于洛克时代中心B座,为初、高中教学点,小学教学点则设在北京市朝阳区安慧北里逸园17号。

  优胜教育亚运村校区一位老师告诉记者,因教学点的面积容纳不下这么多学生,所以就分成了两个教学点。

  亚运村校区的校长赵静向记者证实,惠新西街校区的学生确实转到了该校区,总共有近30名学生要求退费,共40多万元,现在已基本上退完了,还有四五位将在本月内处理完。

  赵静告诉记者,(退费的材料)5月初才交接过来,没有人告诉她们退费的期限。她们校区只负责核实课时、金额,将材料递交给总部,退费的事由总部负责。

  记者以家长身份向优胜教育其他校区咨询退费期限时则被告知,“60天内会退费。”
 

退费难由来已久
 

  刘佳的遭遇并非个例,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存在退费难的培训机构,并非优胜教育一家。

  在7月21日的《通报》中,广东省广州市高冠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被取缔后,其拒不退费;福建省福州市雷丁英语培训中心无故关门停课,也拒不退费。

  上述两所培训机构都分别被教育部门列入黑名单,且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

  2018年11月19日,江苏宝应市的刘女士给女儿报了一家以新概念英语培训为特色的培训机构,只上了一节课,想要退费,培训机构却只同意退一半。

  据杭州网2017年3月17日消息,小于在杭州北大青鸟德博校区缴纳17000元学费,报名参加软件培训,在开课前因工作变动不能参加学习,申请退还费用。培训机构却不肯退任何费用,在多次协商后,杭州北大青鸟最终只同意退还小于4000元学费。

  2016年5月,唐女士为孩子报名了英孚教育的英语培训班,报名费是34000元,当初说好的全都是外教教学,上过几次课后,唐女士却发现,这其中还有不少中国老师,且英语学习氛围不好。唐女士想按照其参加课程的多少进行扣费,并退还其剩下的费用。结果英孚教育的负责人告诉她,一个月之内想退费是可以的,但过了“有效期后”,除非遇到一些不可抗因素,否则培训班是不退费的。

  “培训机构退费难的问题一直由来已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培训机构为了挣钱,只在营销上下功夫,而不注重教学质量。一旦出现问题,面临退款,培训机构又往往会以“换校区”“换老师”等手段一拖再拖,即便最终退款,也基本都会扣除一部分家长“违约”的费用。
 

退费难何解
 

  在熊丙奇看来,之所以培训机构会频频出现退费难的问题,关键在于培训机构都是采用预付费这种消费模式。家长一次性预交一年的费用,而在较长的周期内,培训机构的教学质量又难以保证,就会出现矛盾。

  针对一些培训机构退费难,甚至卷钱跑路的现象,国务院办公厅2018年8月印发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中明确规定,培训机构在收费时段与教学安排应协调一致,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但熊丙奇直言,实际中执行的并不好,比如有的培训机构会通过短期内连续签订多份协议,每份协议收取费用不超过3个月的方式来规避。还有很多培训机构,表面上在执行政策,但实际会以优惠价格来向家长“推荐”按年交费。

  法治周末记者以家长身份咨询交费事项时,优胜教育第542分校(亚运村校区)的一位王姓老师告诉记者,一对一英语课程,如果只交费3个月,每小时250元~300元。如按年交费,连交两年,每小时最低能达到204元。

  “在为孩子报班时,家长必须了解机构的资质、教学质量,不要受到营销话术的影响,要理性选择。”熊丙奇建议,各地教育部门也应加强与金融部门的合作,探索通过建立学杂费专用账户、严控账户最低余额和大额资金流动等措施加强对培训机构资金的监管,培训机构收费项目及标准应当向社会公示,并接受有关部门的监督。也可鼓励建立第三方账户监管机制,通过综合施策,降低学生和家长的消费风险,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征订 | 本站公告 | 法律声明 | 杂志订阅

版权所有 Copyrights ? 2014-2019 www.legalweekly.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治周末》